F君,你要挺住

  他使劲的捶打着双腿,表情苦不名状,“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他坐在石凳上苦苦沉吟,一副绝望的样子。那是我第一次见到F君,还记得那时候我还在读高二,因为中秋放假,一个人无聊便到公园里随便走走。

  我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平时生活都是比较“宅”的那种。就算是出去逛,也情愿选择人少安静的地方。所以那天我走的是公园里最窄也是人最少的那条路。一路上就那样闲庭若步的走着,秋风凉凉的吹过树梢之间。散落了片片泛黄的落叶,打着璇儿,掉落在地上,因此感觉环境也蛮诗意!

  本以为那条狭窄而僻静的小路不会再有其他人,但他却偏偏意外的出现在那里。他是个偏瘦的年轻人,头发盖过眼角。看起来一副颓糜的样子!开始我还担心他也许就是躲在丛林里专门劫持别人钱财的那种人渣,所以心里还真的有些紧张,但他好像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只是使劲的捶打那双瘦长的腿,脸上一副对满世界都绝望的样子,嘴里低沉的念到:“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

  本想打算静静的走过,但他的一举一动激起了我强烈的好奇心,因此我决定停下脚步看看这个年轻人是怎么回事!我故意坐在他对面的石凳上,让他注意到我。他抬头看了看我,一副不屑的样子,然后又把头低下,但是他却停止了捶腿的动作,就那样一语不发的坐着。他几次都表现出欲起而走的样子,但却始终都没有走。我心里感觉越来越奇怪,从他的举动上可以判断,他的双脚应该是有问题的!

  我试着去打破这场沉默:你身体不舒服吗?朋友!他抬头看了看我,过了好久才勉强说了两个字:“没有!”我心说难道这人有失语症或是抑郁症么?怎么会一点年轻人的朝气也没有!我平时的朋友都是一些能说会道的,所以一点也不习惯他这个样子。心里感觉像吃了一个大大的闭门羹。同时也对这样人产生了去了解的兴趣。

  因此我把话题转移到读书这上面来。看他的年龄也跟我差不多,所以就问他:你……还读书没有?这一次他并没有看我,只是静静的看着小路的尽头,不知道是发呆还是在思考。他的眼神里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像沉静,像淡然,也像绝望!过了好久,他才轻轻的点点头。

  我心说有门,继续问他:你在哪个学校书?读高几了?然后还加上一句:说不定咋们两是同级的!我以为这次可能要等个把小时他才会说话。没想到他立刻就回答了我,他告诉我他在一中读书,读高二了!“啊!不会这么巧吧!我也是在一中读,也读高二,我高二(9)班,你哪班的?”“12班的,他面无表情的答到!然后又继续望着小小路的尽头发呆!”

  过了好久才突然说:“我要走了,再见!”他吃力的用双手撑起了身体才勉强的站了起来,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给个联系方式吧!同学,有时间去你们班找你玩!”但他却只是摇摇头,然后说“走了,有机会聊!”我心说“靠!这人怎么会这般高傲!”但是也没办法,只能看着他慢慢的远去,从他的双脚可以看得出,他两条腿几乎是直线的样子,关节的地方基本不会弯曲,走起路来特别机械!

  我终于忍不住高声的问他:你的脚是不是不好?他已经走了很远,但是还是回过头来,这一次他的脸上带着微笑,但笑的却是那么凄楚!他一句话也没有讲,但从他的表情却可以看得出有一种千言万语却无处倾诉的感觉!

  中秋结束后,我匆匆忙忙的回到了学校。因为临近高三的原因,所以一直都是泡在书堆里,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管其他的事情。F君的事,我也渐渐的忘了,因为在学校也从来都没有看到过他,就算是在操场做课间操的时候也没看到过,我以为他只是在骗我而已。直到那天下午放学回家路过操场的时候,我看见了F君,开始我并不敢相信那是他。因为他正在操场上打篮球,而且从身手上看那简直和在公园遇到他的时候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因为不管是从身体的敏捷程度还是从双脚的弹跳的程度,那都和那个公园里行走机械的F君是不可同题而论的!

  我直接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以想走近球场好好的看一下,但那的确就是他,这世界上绝不可能有这么相似两个人。他也似乎看到我,脸上微笑着,这一次他的微笑没有那种凄楚的感觉,却更多的是一种年轻人该有的青春气息!令我不敢相信。他那双腿也一点也不像在公园时候,相反的灵活得像经常跳街舞的一样。

  直到那场篮球比赛结束,他才从球场上走了出来。我以为他要去喝水的,却没想到他大步流星的朝我走来,“嗨!朋友,你真是这个学校的啊?”他脸上堆满了笑容。我有些“丈二的和尚”,顿时语塞!好久才反应过来:“你的脚……不是……好了吗?”我有些语无伦次,他只是微笑着看着我,却一句话也没说。他把队友给他的矿泉水一饮而尽,然后说:“你上次不是要联系方式吗?加我QQ吧!”那天加完他QQ也只随便跟他寒暄了几句就匆匆忙忙回家了。

  之后在QQ上我们却反而聊得很投机,不久后我跟他成了很要好的朋友。他经常带我去他租房的地方吃饭,吹吹牛,或是聊一些不着边际的风花雪月!这时候我才发现F君其实不是那种孤僻的人,但是只要提到他的脚,他总是笑而不语,像是什么不能透露的秘密似的。

  后来我逐渐发现F君是个不爱学习的人,因为他每天放学回家从来都不用看书做作业的,我问了他原因,他只是淡淡的说“我并不喜欢读书!”之后我们的关系都不再那么友好,反之就那样渐渐的冷淡了下去。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我们却都已经高三了。每天都有做不完的试卷和看不完的书本,那段时间学校大多数学生都是不是教室就是寝室,反正都是泡在书堆里的。那样的日子是一种煎熬也是一种挑战。但却只有F君最清闲,有时候就打打篮球,或是在足球场上坐坐!我也偶尔去他那里一趟,我的同学都劝我不要跟这种不求上进的人交往,但是我始终坚信F君是有他的难言之隐。

  直到那次,月考结束后我怀着轻松的心情去F君那里。我知道F君肯定早就考好了的,因为他平生最痛恨的就是英语,英语似乎就是上帝给他下的诅咒!可当我来到他的住所,发现门却是关着的。我走近想敲他的门,却突然听见里面有人呻吟的声音,不断的在说:“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我马上意识到是他,我在外面拼命的敲他却毫无反应。

  没办法我只有使劲的将门推开,屋里的情景顿时把我吓呆了,F君瘫倒在地上,他不断的捶着他的双腿,表情痛苦而绝望!“你怎么了?我惊讶的问到”, 他只是惨淡的摇摇头,然后又是那种凄楚的笑而不语!我立刻跑上去将他抚起,那天我一直在他的住处陪他,一点看书的心情都没有。

  他告诉我他那双腿从小就是这样,有时候会因为没有进食而抽搐,有时候会因为坐久了而抽搐,有时候会因为运动久了而抽搐,只要一发生这种状况轻则肌肉酸痛,重则瘫倒在地连路也走不了,但是好的时候又很灵活,前几年只是个把月发生一次,现在频率却不断加大,几乎每两天就要发生一次。他告诉我他活着真的比死更难受,他说他不想在脚痛的时候让人看到他。我问他为什么没有去医院检查,他说去过一次,医生说检查不出什么病症,后来也只是搁浅。我告诉应该去好一点的医院看看,他只是苦苦的摇头,说家里没钱,然后又是那种惨淡的微笑……

  那天他给我讲了很多事情,包括他不想读书的原因,包括他的初恋,包括他从小所生活的环境……很多很多!但从他话里行间,可以看得出他对生活厌倦,对他身体的痛恨,对很多心有余而力不足的事情的无奈!

  而时间依旧过得很快,像一尾抓不住的鱼,转眼我已背着书包进了大学的校门。而F君却在那场残酷的高考中淘汰了,他一直自嘲如果能落榜那就是他最大的心愿。而如今,F君,你过得还好吗?你的双腿是否还像以前那样,你的心情是否还像以前那样?我深知自己一直懂你。F君,如果活着比死更难受,你必须也要坚强的活着!像个男人一样坚强的活着,即使上帝对你有所不公,你也一定要挺住!

  你的朋友,L君
  (文/月罪)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