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的节奏

  这,是我的节奏,爱的节奏!

  母亲得病之后,半身不遂,一条腿失去了行走能力,不能像正常人一样行走。扶她走路,帮他肢体康复的任务落在我这个做儿子的身上。

  大病初愈的时候,几个人帮她艰难地站起来,慢慢地迈出一步一步,那些日子让人不敢去想。

  待她可以完成站起来,走出去之后,每天的搀扶成了我的必修课。

  她的左手扶着我右臂的臂弯,我左手扶着她不能动的右臂,她左脚向前迈一步,我用左手给他的的身体一点助力,她的身体会向右边摇一下,我嘴里喊“1”,她不会动的右腿,会因为左腿向前的迈动和身体的晃动,而向前拖一点距离,我嘴里喊“2”,我和她面对面,我向后一步步地退,她一步一步向前走。就这样一迈,一摇,一拖,我的一推一退,她就完成了正常人一次左脚一次右脚的行走。她每迈一次,我喊一个数,每拖一次我再喊一个数。客厅里从这头走到另一头数40个数就到头了。

  每天就是这样从1数到40,数上5回,她就走不动了,最后扶她坐下,锻炼就算结束了。

  这是我搀扶她的节奏,这样一天天地走,一走就是十年。

  随着年龄的增长,母亲的体能慢慢跟不上这个节奏了,待开始第二个1到40的数数时,就开始喘粗气,我数出一个数,她就会深深地喘上一口气。索性,我不数数了,她的一口口喘气声是很明晰很沉重的节奏。

  我向后的移动,就是她的前进。她渐渐地慢下来,可我在搀扶她时,心里一直数着1到40的数。我觉得,这是她正常生命的节奏。

  她也习惯了我的搀扶。别人搀扶她的时候,她总是又吵又嚷,一步都迈不出去,很害怕的样子。

  养儿防老,我就是在这1到40的的数数里,一个个地数,数出我对母亲的爱,这,是我爱的节奏,以此来回报她的养育之恩。我很清楚,按我的节奏,数尽她的余年,也还是欠她的。
  (文/写一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