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军人情怀

孩提时代,家里的老式相框里装裱的都是父亲在部队上的照片,有他穿军装的单人照,有他和战友的合影……我最喜欢玩的游戏就是在密密麻麻的照片里寻找父亲的身影。

不只我们家的相框里都是父亲的照片,连奶奶家和姥姥家的相框里都装满了父亲的照片。姥姥家有一张照片,一张照片里两个父亲:一个坐着,一个站着,一个穿白衬衣,一个穿军装,戴军帽。那个年代没有电脑合成,那张照片在幼年的我眼里很神奇!当时年纪小,我只知道父亲当过兵,却不知道他是什么兵种。慢慢长大了,我才知道父亲当的是空军。他初中一毕业就应征入伍,在部队上提干、入党,由于祖父的挂念,父亲放弃了在部队发展的机会,最终退伍回到地方上。

这么多年,卸去戎装的父亲一直延续着军人的作风,做人耿直坦荡,做事光明磊落。别看他粗手笨脚,家里家外的活都拿得起来,他会纺线,他精烹饪。他注重仪容仪表,哪怕穿一身粗布衣裳都洗得干干净净,连走路都与众不同,腰板笔直,步伐标准。

在父亲的影响下,我从小就注重个人形象,容貌和身高是父母给的,干净整洁却体现了一个人的精气神。

父亲不记得自己的生日,他也从来不过生日,但有两个节日他是一定要过的:七一建党节和八一建军节。每当电视节目里以各种形式庆祝建党节和建军节,父亲总是一脸庄重,仿佛回到了他所在的部队,仿佛昨天刚刚穿上军装。

父亲喜欢看新闻,他关心国家变革,关注世界局势,在他的影响下,我们全家人都成了央视新闻频道的忠实观众。

父亲在部队上落下了腰疼的毛病,一到秋天就疼得不能干活,可是赶上秋收,正是农活最忙的时候,家里只有父亲一个男劳力,他只能一只手扶着腰,一只手负责肩扛手提。父亲是个坚强的人,也是个眼里揉不进沙子的人,年轻的时候,他连续三届当选村干部,都因为他的真性情没能走上仕途。

早些年,农村封闭落后,为了赡养体弱多病的祖父母,为了抚养我们姐弟三个,父亲埋葬了他年轻时候的梦想,把青春韶华献给了一家老小。我十岁那年,父亲的一位战友专程从省城赶来看他,约他去看另一位情同手足的战友,但由于家中事务繁多,父亲终究没有同行。那时候,他和战友之间还经常通信,若干年后,彼此都失去了音讯。我和弟弟小时候,父亲常说:等你们长大了,我要回当兵的部队去看看,我要去看望当年的战友兄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