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天使黑化为恶魔,只需要一步

 11、天使黑化为恶魔,只需要一步

  上集内容回看:

  9、孤儿寡母被人欺辱,天灾人祸接踵而来!

  10、魔鬼不一定青面獠牙,温柔亲热的哥哥比蛇还毒!

  62

  遇见紫阳

  我叫丁德民,从我记事起,就是每天都是和奶奶在一起。

  奶奶真的很亲我,哪怕一块糖,也要放在我的嘴里她才踏实,看得出,我在她心里的位置很重。

  我娘就住在村西头,可她从来都不来看我一眼,也是,弟弟妹妹好几个,我算哪根葱呢?

  可是,奶奶为了让她多关照我一些,经常会把几个姑姑拿回来的布啊或者好吃的拿给她,那些东西进她的手时说的天花乱坠,到最终走,她也不会多看我一眼。

  我特别恨她!因为我每次去她家,她那个又黑又壮的男人就让我滚,生怕我抢了他那几个孩子的好吃头儿。

  其实,我不在乎那点好吃的,我只想,娘也能把我搂在怀里,亲亲热热的喊一声“儿啊!......”哪怕假装的温存,我都觉得我是有娘疼的孩子。

  可惜,娘从来不搂我,见到我就会说:你这个要债的,又来干嘛?滚回你们丁家去!

  后来,我再也不去她家了,奶奶也看出了什么,唉声叹气的搂着我,说我是个苦命的孩子,更是心疼我,只要是她能给我的,奶奶这个号称‘吝啬鬼’的老太太,只要是我张口就从不拒绝,当然,我也不会过分,穿衣吃饭看家庭嘛。

  我有三个姑姑,大姑父死后,她改嫁到了北京,二姑姑随军走了,三姑姑在我记事的时候,随着姑父到临县上班,后来又跟着姑父去了上海,留在了那里。

  奶奶说,老丁家的祖坟的风水就是姑娘都远嫁,就是年轻时嫁到一个村儿,机缘到了,该走也就走了,诚然如我的老姑奶奶,她嫁得更远,不知怎的就嫁给了一个日本人,为此,在那个特殊年代,奶奶为此可吃了不少瓜落儿。

  命运在我七岁那年,发生了重大改变--父亲再婚了。我只喊他父亲,从没叫过一声爸爸,因为我能感到,他不喜欢我。

  奶奶说他在省城给我娶了个吃商品粮的后娘。

  然而,我并没有见过她,直到我十三岁那年,那年放了寒假头,奶奶把我送到了一个表舅家,直到节后,才把我接了回来。

  回来的路上,奶奶一路叮嘱让我以后在后娘面前小心点做事,我哼着答应,心里特好奇她长的啥样。一进家门,我就看到了父亲带回来的那个女人,她长的好美啊!如天仙般。

  白净细腻的皮肤,浓眉下一双清澈的大眼睛,小嘴巴旁缀着两个小酒窝,除了鼻梁不是很挺括,我找不出她还有什么缺点,真是比奶奶过年是买的墙画还白净。

  她听到我喊她‘妈’的时候大吃一惊,把装花生的盘子都扔到了地上,我有那么可怕吗?看到她娇娇弱弱的,我甚至有一种冲动,去抱一抱她,感受一下有娘的滋味儿。

  但是,她有些惊慌失措,甚至难过的连晚饭都没有吃。我听到她在对间屋里‘呜呜’地哭,忽然,觉得我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余。

  我知道,她也不喜欢我。一点儿也不喜欢我。

  63

  遇见紫阳

  第二天早上,她做好早饭,叫我去洗脸吃饭,然后去帮着两个妹妹穿衣、洗漱。

  那一刻,我好嫉妒,凭什么妹妹有这么好看的娘,不是,她们俩都喊‘妈’,只有我这个没人疼的才喊‘娘’。

  吃完饭,她把我拽到她跟前儿,“德民,以后我就是你妈了,你随妹妹一起叫我‘妈’,好不?”她声音的柔柔的带着一股甜甜的气息,喷在我的脸上。

  我心里欣喜万分,真想蹦起来搂着她亲一口,在她耳边喊一声‘妈’!但是我不敢,我浓重的乡土话在她柔糯的普通话前,我说不出口。

  我腼腆的点了点头,鼻子里一声‘嗯’,算是答复了她。

  她左手拉着我的手,右手拽了小妹妹去了她的屋里。哇,她的屋里好干净啊!原来这个屋子灰戚戚的破旧,我都不愿进来,没想到她来了后,竟然变得这么温馨--

  只见刷白的墙上贴了一层小花布,两个她和父亲的大合影相框一高一低的挂在北墙上,那个破旧的衣柜不知她怎么鼓捣的,竟然像新的一样,四角垫着砖头的大木柜上,左右摆放了两个花瓶,中间是盖着茶巾的茶盘。碎格子的床单干净、淡雅。

  就是村里最富的丁全志家,也没有这样好看的屋子呢!

  她松开拉着我的手,从柜子里拿出一件深蓝色的毛衣,在我身上比划了一下:“德民,这是我给你爸爸买的羊毛衫,他还没有穿过,你穿了会稍微大点儿,但是明年你穿就差不多了。我不知道........我没有什么可给你,就把它当见面礼吧!还要不要改一下?”

  我知道她差点说出那句是‘我不知道还有你’,但是我丝毫不介意,高兴地接过那件衣服,“不用不用!我很快就长大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