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言,爱你

  一束鲜花语,几多似水情...

  记得前年一时的心血来潮,歇假回家时顺带了一枝康乃馨。其实,当时的我根本就不懂那些所谓的花语草语,只是顺耳听一同学说母亲节要送康乃馨,于是便在沿途的街角胡乱的买了一朵。当然,我想,母亲也不会懂,我知道,母亲是个务实的人。当我踏进家里的大门时,母亲问我手里的花哪来的。我只是轻轻的说了句,“不母亲节了么,给你买的。”便没了后言。那时,还看不出母亲是否有所动容。其实,我也没敢真正的去观察。在我的心里,情字,是我最感激却也最不敢直视的。往往,那些百般的关心,是我心底最最微弱的一道防线。我受不了那些感动的感人的故事,却也十分的乐意观赏。这些,似乎有些矛盾...

  不知过了多久,当我再次回家时无意间瞥见了那朵康乃馨。红色的花瓣已经皱缩,仅有的叶片也早已干枯得摇摇欲坠,似乎有些不舍。它还在那儿,只是,丧失了初摘时的那份炙热。我问母亲为什么还没有扔,母亲说“那不是你送我的嘛...”我没有说些什么,当是玩笑。强忍着扭过头去,离开。这是我大多时的选择...我的家庭,可以任意的和父母开着各式各样的玩笑,为此,也常常引来不少同学的嫉妒,这,是我所愿的。而此时母亲的那句,不知会有多少的笑意,在我看来,应该还是感动的多了一些。选择离开,只是不想让她看到我的强忍的泪,或者看到因为我的落泪而感染了她的眼眸。那些感激,才是我最不愿面对的...

  最后,那支干瘪的康乃馨,还是我自己送走的,我想,有些东西还在吧...

  轻声,爱你...

  “因为是血肉相连的亲人。所以许多话反而就成为禁忌。交流是羞耻,亲近是羞耻。唯有通过相互苛求和中伤来表达对彼此的爱,才是理所当然。这是多么可悲的事实。”

  这,是七堇年所说的。只一眼,便深深的铭记于心...

  我的一些文章,母亲是看过的。当初,也没觉得什么,只是一些琐碎的日记。我深信,秘密不是那些不可告人的零碎杂事,而是互知时的你不言我不语。欣喜,相视时的莞尔一笑,不言,痛苦,理解不悦时的落寞,不语。没有同情,也没有激励,是我的秘密的贞操所至。然而,正是因为我所坚持的信仰被打破,交流是耻辱的,从此,便在没给过母亲这里的半点链接。这些,便也验证了七堇年所说的可悲的事。

  文字,确实是个好东西。那些当着面难于启齿的词汇,可以肆无忌惮的吐露。我曾怀疑,当下的通信如此发达,为什么还会有人如此执迷于书信的往来。渐渐,我理解了,书信里的一些东西,一些感觉,永远是无法取代的。比如,对着母亲说:我爱你。如果是我,打死我都不会开口,而这,正是文字的最大好处。我,曾隔着屏幕对其说过:爱你...

  我还记得,当初的泣不成声,或者,屏幕的那端,母亲比我哭得还要厉害。不知,不久的将来,会不会亲口的对她说那么出三个字...

  默,

  本来,这篇文是想写个母亲节这个特殊的节日的,无奈,笔触着实沉重,不知该说些什么,或者为某些人说些什么。亦是感动,亦是欣喜,我都知道当下此时,她是不可能看到的。与我,也很难再提起这份勇气,亲手将这些文字交给她。我知道,最初的最初,母亲是看过我的一些文章的,也可能记识我的博客地址,权且不顾。与其这样被她看到,我还是期盼能鼓起勇气亲手交给她,笔沉未能赶上末班。凌晨已过,藏至来年。

  ——致,母亲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