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医大师周信有寄语后学

多年来,经常有从事中医的青年登门或来函,索求我取得事业上成功之“秘诀”。回顾涉足杏林近70载的成功经验,总结这“秘诀”二字,似乎除“勤奋读书,不断实践”之外,别无他矣。

读书的关键在干“勤奋”二字。如果说我在中医事业上取得一些成就,其中主要的原因之一,无非就是“一生精勤不倦,不敢稍懈”罢了。

我15岁时,便辍学开始习医,投拜当时安东名医李景宸、顾德有门下。学习中医学,仅靠老师指点,而欲窥其全貌,是绝对办不到的,俗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这初期“修行”,从何入手呢?老师告诫首先必须要读书,于是,我便遵从师命,开始攻关克险,砺志苦读。

中医学不愧为一个伟大的宝库,书籍繁多,浩如烟海。在老师的指导下,我开始从《药性赋》《濒湖脉诀》《汤头歌诀》《医学三字经》等启蒙书开始学习。其方法便是熟读强记,在背诵上狠下功夫,直到背得滚瓜烂熟的程度之后,再请老师讲解,以便加深理解。接下来攻读《医宗金鉴》和《温病条辨》。而我对《医宗金鉴》最为偏爱,该书共90卷,包括《修订金匮要略注》《修订伤寒论注》《删补名医方论》等内容,它是一部内、外、妇、儿、针灸、正骨等各科齐备的中医学全书。且附有图、说、论、方、歌诀附释等,俾学者易考求,便诵习,实用价值极大,实乃学医者必修之重要书籍。这部书对我后来的临证思路的形成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我的体会是书读得多了,久而久之,自然就有了一些体会。初学中医学的秘诀在于背诵,不仅要背歌诀,而且还要背经典著作的重要原文。要养成背诵、默读的习惯。背,并不是死记硬背,而是要在熟读深思和理解的基础上背。一篇文章如果能够反复不断地熟读、背诵、深思、联想,不仅能够加强记忆,而且能够悟出其中奥妙所在,领会其精神实质。俗话说“书读千遍,其义自见”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初学中医学,在读书的过程中,还要注意勤查、勤写、善思。凡遇到古典医籍中的生字,难解之词及文义不明之处,便随时查阅字典、辞典,并参考历代各家注释,务求弄懂文义。对于其中不同的学术见解,要进行比较,择优而从,以求领会其精神实质。我还勤于记卡片和心得笔记。每读完一本书,一篇文章或一个病证,都随时把自己的收获和体会,以及见解写下来,不可忽视这只言片纸。

俗话说:“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它一可帮你记忆,二可帮你理解,更重要的是,通过多写多记,可以开拓新思路,有触类旁通之妙。我在以后的治学过程中,之所以能笔耕不辍,著述众多,与这一时期勤读、善记、收集和积累了大量资料是分不开的。但在写心得笔记时,切忌不加选择地、机械地抄写,要善于思考,善于归纳分析,并提出个人见解,即使是不成熟的见解也要记录下来。这些做法的目的都是为了锻炼自己的独立思维能力。惟如此,方能不断进步。

孔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孟轲云:“尽信书,不如无书”,此皆指“思”在读书中的重要性,是很有道理的经验之谈。有了一定的中医学基础知识之后,就应当有步骤、有计划地攻读一些中医经典著作。我把重点放在攻读《内经》一书上。最初,只是对《内经》浏览过几遍,未曾深钻。

在1960年调入北京中医学院(现为北京中医药大学),担任《内经》课教学之后,由于教学的需要,便开始对《内经》进行系统、全面、深入的研究。随着研究的深入,越发体会到中医学有其自身一整套从基础到临床,从预防到治疗的完整理论体系。从中体会到学习与研究《内经》,就是要研究它的学术思想,研究它认识问题所运用的系统观、整体观、辩证观的思维方法,研究它的理论体系及其对医疗实践具有指导作用的重要理论原则。通过一番勤奋的精钻深究《内经》原著,使我眼界大开,为今后《内经》治学上取得成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